联系方式 Contact Us
028-87409888
成都市青羊区黄田坝
  |  News
论新媒介时代公众媒介素养与科学素养的共生关
2020-02-07 15:32

  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公众科学素养越来越成为影响国家竞争力和发展力的重要因素。纵观我国开展的历次公众科学素养调查,可以看出我国公众科学素养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基于此现状,2006年国务院颁布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纲要明确指出:提高公民科学素质,对于增强公民获取和运用科技知识的能力、改善生活质量、实现全面发展,对于提高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实现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可以预见,未来,更确切地说是从现在起,提升公众科学素养将成为一项全动。

  然而,当前人们更多的是把目光聚焦于全社会各科技传播(科普)主体如何构建更广泛更有效的科技传播系统,而忽视了作为客体的公众的自主意识和自我教育。本文正是站在公众的角度,阐释作为客体的公众,在当前全国上下众志成城开展科技传播、提升公众科学素养的全民大运动中所应呈现出的自主性,以及在新媒介时代传媒作为光大科技传播事业的重要阵地的视野下,进一步论证公众媒介素养与科学素养的共生关系。

  开展科技传播工作,首先需要了解科学素养的内涵,才能做到有的放矢。目前国际上通用的是美国Miller的界定。Miller在“当代情景下”定义了科学素养概念的三个维度:对重要科学术语和概念(即科学知识)的理解;对科学原理和方法(即科学本质)的理解;对科技的社会影响的意识和理解。[1]

  Miller认为,科学素养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概念,时代不同,科学素养的内涵也会发生变化。[2]当代文明的重大表征之一在于: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引起了知识与技术的不断更新、整体覆盖与淘汰。这在科技领域表现得尤为显著:新科技不断涌现,派生出众多新的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技与人、与社会的关系日益密切,公众对科技的社会影响的意识和理解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新环境下催生的新科技革命、知识覆盖更替、信息狂潮等等,都需要我们对科学素养的内涵给予重新的考量,对跟踪科技文明发展脉络的途径和方式给予自觉的反思和重新的定位。

  科技自身的飞速发展注定了我们对科学素养内涵的认识和界定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公众构建自身科学素养也一定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

  过去的科普工作无论在传播内容、主体、方式以及理念上都有较大局限性。整个科普系统呈现出单一的、线性的结构模式,即科学共同体或政府――媒体――公众这一上、中、下游三层等级结构关系。这种结构割裂了各传播主体之间的复杂互动关系,显然不利于科普工作的展开,同时也蕴含了主体间传播的不平等性。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公众理解科学进程的推进,在认识科技传播系统主体结构上也有了拓展和深化。北京大学刘华杰教授曾提出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五主体模型:科学共同体、政府、媒体、公众和非政府组织,认为科学传播系统是一个动态反馈系统,行为主体自身和之间都有反馈关系(如图1,图中省略了非政府组织),该模型强调多主体、整体平面网状结构关系。[3]

  该模型有利于我们认清各主体在科技传播中发挥的各自作用、合力作用及相互间的互动作用,各主体构成有机的、不可分割的系统,共同致力于科技传播事业的发展。本文将主要聚焦于媒体和公众这两大主体,探讨媒体在提升公众科学素养方面的重要作用,进而剖析公众媒介素养与科学素养之间的共生关系。

  新宝5下载-新宝5手机app-新宝5代理官网
新宝5下载,新宝5手机app,新宝5代理官网